解读|碳交易开启 市场倒逼企业和个人更加低碳

财经频道
9阅读

“从地方起步,走向全国统一,正可谓是十年磨一剑。”中华环保联合会绿色循环普惠专委会秘书长,北京绿普惠网络科技有限公司董事长蒋南青感慨万千。7月16日上午,她关注着全国碳排放权交易在上海环境能源交易所正式启动的实时进展:9时30分,首笔全国碳交易撮合成功,价格为每吨52.78元,总共成交16万吨,交易额为790万元。

据了解,首批参与全国碳排放权交易的发电行业重点排放单位超2200家,这些企业碳排放量超过40亿吨。这意味着中国的碳排放权交易市场,将成为全球覆盖温室气体排放量规模最大的碳市场。

市场机制约束下 倒逼企业低碳经营

中国环境科学院博士阳平坚接受银柿财经记者采访时表示,过去十年,在北京、上海、深圳等7省市启动碳排放权交易地方试点,已积累下碳排放“三可”(可报告、可监测、可核查)、碳减排额度分配、碳交易人才培养、碳交易市场监管等多方面的宝贵经验,为启动全国碳排放权交易市场奠定了良好基础。

“统一的平台,能够进一步规范碳排放权交易,激发市场活力。”过去在地方试点时,由于各地制定的政策以及经济发展情况不同,一些试点区域的碳排放权交易受限,并且价格不统一等现象。有了全国碳排放权交易市场后,这些问题都将随之迎刃而解。

与此同时,国家对碳市场的管控也从行政手段,转为市场机制。用最低的成本,推动企业转型升级。“‘双碳’战略会倒逼经济社会从资源依赖走向技术依赖,实现高质量发展。”阳平坚认为,为了降低生产成本,企业将会优先选择绿色先进技术,在生产中尽量减少碳排放量。更进一步看,绿色工艺先进、管理精益的企业,在未来的竞争中将具备更多优势,碳资产或转变为企业的正向收入;而碳排放量超标的企业,虽然能花钱购买额度“续命”,但这只是缓兵之计。若不在技术改造以及运用新能源上下功夫,将面临转型升级或关停淘汰的下场。

多属性加持 “碳”的未来

“当‘碳’成为新的市场交易品种,本身也增添了它的公共属性和金融属性。”蒋青南认为,今后,在碳市场里,各行各业都能用碳指标来进行对比和衡量,各行各业都能用同一个标准去衡量节能减排工作成效。同时,还将催生出更多金融衍生品。

关于全国碳排放权交易市场未来的走向,阳平坚认为,交易市场要想健康稳定发展,必须确定碳价格发现机制。碳价格的形成与碳排放额度的稀缺性相挂钩。蒋南青则建议,全国碳排放权交易市场可借鉴欧盟碳市场的市场稳定储备机制,该机制用于解决碳排放配额过剩的问题,同时通过自动调整拍卖配额的供给,提高系统对市场冲击的恢复能力。

“国家层面已开始对生产端进行控排,但销售端目前还主要依靠个人的主观能动性。”蒋南青告诉银柿财经记者,积极应对气候变化,与每个个体都息息相关。在个人“碳中和”实践方面,摆在面前的难题是:目前个人不能在碳交易市场开账户进行交易,并且个人减排量较小,价格过低,因此人们积极性不高。后续希望能涌现更多的商业性激励或政策性激励措施,与个人实际权益挂钩,让低碳生活普及面更广。

来源:银柿财经

the end
免责声明:本文不代表本站的观点和立场,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精选推荐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