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面临资本补充压力等,今年以来多家中小银行主体评级遭降级

财经频道
9阅读

随着跟踪评级报告的陆续发布,又有银行信用评级遭下调。根据wind数据,今年以来,共有3家银行主体评级遭降级,还有3家银行主体评级虽然未被下调,但评级展望被调整为负面。

截至7月27日,今年主体评级遭降级的银行包括山西榆次农村商业银行(下称榆次农商行)、吉林环城农村商业银行(下称环城农商行)、安徽阜南农村商业银行(下称阜南农商行)。主体评级虽未被评级机构调低但评级展望被调整为负面的银行为包括四川天府银行、贵州花溪农村商业银行(下称花溪农商行)和广州农村商业银行(广州农商行,01551.HK)。

根据wind数据统计受资本面临补充压力等,3家农商行主体评级遭降级

根据wind数据,榆次农商行的主体评级由A+降为A-,环城农商行的主体评级由A+降为A,阜南农商行的主体评级由AA-降为A+。

今年5月,中诚信国际关于调低榆次农商行主体及相关债项信用等级的公告显示,考虑到榆次农商行盈利能力大幅下滑且减值准备计提缺口仍然较大,资本已严重不足,中诚信国际决定将榆次农商行的主体信用等级由 A+调降至 A-,将“18 榆次农商二级 01”和“19榆次农商二级”的信用等级由 A 调降至 BBB-,并将其主体及相关债项的信用等级列入可能降级的观察名单。

今年7月,联合资信发布的环城农商行2021年跟踪评级报告显示,环城农商行贷款业务行业及客户集中度较高、非标投资规模较大且大部分出现逾期并存在较大风险敞口、拨备及盈利水平下滑、资本面临补充压力等因素对其经营发展及信用水平可能带来不利影响。确定下调环城农商行主体长期信用等级为A,下调“16 环城农商二级”信用等级为A-,评级展望为稳定。

此外,东方金城发布的关于阜南农商行2020年主体评级显示,评定阜南农商行主体信用等级为AA-,评级展望为稳定。今年5月26日,阜南农商行2021年第001期同业存单发行公告显示,东方金城对该行的主体信用评级已经调整为A+。

因盈利能力明显弱化等,3家银行评级展望调整为负面

今年6月,中诚信国际表示,维持天府银行主体信用等级为 AA+,将评级展望由稳定调整为负面;维持“20 天府银行二级 01”和“20 天府银行二级02”的信用等级为AA。

中诚信国际的报告指出,本次天府银行评级展望调整为负面主要是基于该行面临的诸多挑战,包括宏观经济增长放缓以及区域信用环境变化对银行运营和资产质量带来的压力、信贷资产和非标投资风险不断暴露、盈利能力明显弱化、存款稳定性较弱、流动性管理压力较大、非标投资占比较高以及跨区域经营带来的风险控制和人才队伍建设压力等。

中诚信国际披露的天府银行营收净利数据显示,截至2020年末,天府银行的资产总额为2246.91亿元。2020年,天府银行的营业收入为43.24亿元,同比下降9.42%;净利润为8.46亿元,同比下降42.09%。

今年4月19日,中诚信国际发布的评级报告显示,广州农商行去年实现营业收入212.18亿元,同比减少10.31%。由于加大对表外理财存量历史包袱的计提力度,该行2020年信用减值损失支出同比增加10.93%至78.52亿元;全年实现净利润52.77亿元,同比减少33.30%,降幅较大。考虑到广州农商行盈利及资本等相关指标弱化趋势明显,对该行的偿债能力产生不利影响,且未来发展仍具不确定性,中诚信国际决定将广州农商行评级展望由稳定调整为负面,维持其主体信用等级为AAA;维持“18 广州农商二级 01”的信用等级为AA+。

今年6月,东方金诚对花溪农商行的评级报告指出,花溪农商行大额贷款规模增长较快,客户集中度快速攀升,且部分大额贷款客户信用风险有所暴露。跟踪期内该行部分股东的股权存在质押或冻结,股权结构稳定性变弱。该行逾期贷款占比和不良贷款率较高,同时该行部分持仓债券已违约,资产质量面临较大下行压力,进而对其盈利能力造成负面影响。综合分析,东方金诚维持花溪农商行主体信用等级为A+,鉴于上述风险因素,评级展望调整为负面;维持“21 花溪农商二级 01”信用等级为A。

东方金诚的报告还指出,受营业收入下滑及拨备计提对利润的挤占影响,花溪农商行盈利能力持续下滑。2020年,该行实现净利润0.85亿元,较2019年下降34.88%;净资产收益率为4.05%,较年初下降2.74个百分点,低于同业平均水平。

来源:澎湃

the end
免责声明:本文不代表本站的观点和立场,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精选推荐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