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营眼科“上市潮”背后,资本能助其跨区域发展吗

财经频道
9阅读

眼科赛道确实是火起来了!

随着近两年一家又一家眼科机构递交招股书,原本颇为沉寂的行业肉眼可见的迎来了一波

“上市潮”。

近一个月内,朝聚眼科(02219.HK)在港上市,市值逼近100亿港元。华厦眼科和普瑞眼科也先后过会,将于深交所创业板上市。不仅如此,恒瑞医药,华熙生物等市场热门标的也都瞄上了眼科赛道,动作频频。

CVSource投中数据显示,2021年才过了一半,眼科赛道当前的总募资额已经达到近十年最高值,超过65亿元。

数据来自CVSource投中数据平台

资本热捧背后,眼科行业屡屡引发争议的医疗纠纷,区域发展不平衡,内生增长不足等问题,也从幕后转到台前,被更多投资人所关注。

7月19日,“眼科茅”爱尔眼科(300015.SZ)上市以来最大一笔定增计划就收到了深交所出具的问询函。

产业热度居高不下背后,眼科赛道当前还“缺钱”吗?资本的涌入又会给这一医疗细分行业带来哪些改变?放眼未来,眼科赛道的“钱”景该朝哪儿看?

1、眼科领域的增长逻辑会一直持续吗

资本对于眼科赛道的看好,离不开行业“带头大哥”爱尔眼科的造富效应。

从2014年开始,爱尔眼科已经连续6年保持了30%以上的净利润增速,即使是在疫情突发的2020年,其净利润增速也在25%以上,11年内公司市值从60亿左右一路飙升至当前的3000亿上下。

珠玉在前,眼科赛道其他玩家自然也被投资者承载了不断增长的信心和期待。不过,从各家当前披露的公开数据来看,下一个爱尔眼科似乎并没有那么快会出现。

从营收体量上来看,2019年爱尔眼科已经实现营收99.9亿元,堪堪逼近百亿大关,而华厦眼科、普瑞眼科、朝聚眼科、何氏眼科四家当年总营收不过在50亿左右,整个眼科赛道呈现“一超多强”的态势。

爱尔眼科董秘吴士君曾对投中健康表示,在整个民营眼科赛道,目前爱尔眼科营收占比应该不止30%,但在整个眼科行业,爱尔眼科营收占比不到10%,大概在8%-9%。

我国的民营眼科医院大多在2000年左右成立,过去的二十多年里,公立医院多以眼科疑难杂症和大型手术见长,民营眼科连锁医院则凭借白内障手术和近视屈光两大病种,发展势头远超前者。

从业务方向上来看,此次即将或已经上市的四家眼科公司主要业务大都为三类,白内障手术、屈光治疗(近视手术)以及视光服务(近视防控/配镜)。

对于民营眼科医院来说,白内障手术数量一度是各大医院的主要收入来源。在突破白内障超声乳化等技术后,整个白内障手术的流程相对简单,标准化,从而降低了对专家的依赖程度。再加上白内障医保能报销,早期残联、慈善公益基金等援助同样不少。可以说,民营眼科医院过去二十年的快速发展离不开白内障手术数量的大量提升。

眼科行业有句老话,要吃饱靠老白(老年人白内障手术)、要吃好靠屈光(近视眼手术)、要未来看视光(近视防控)。

显然,白内障手术数量在过了最初的消灭存量阶段之后,当下增长空间有限,手术量也是逐年减少,更何况此前不少优惠也难以持续了。随着大众近年间对视力健康的关注度不断提高,屈光手术在民营眼科医院的增长同样引人注目。不久前过会的普瑞眼科的屈光业务当下就是公司的第一大营收来源。除此之外,华厦眼科和何氏眼科募资额度中最大的一块用途都指向了视光项目。

可以说,从行业趋势来看,决定当前几家眼科服务机构发展速度的,不只是当下的营收规模,还有对于自身业务结构的调整和发展。

不过,从募资方向来看,当前各家机构的发展重心还是在由点及面的区域复制扩张上。招股书显示,朝聚眼科超过50%的募投资金将用于新建医院以及潜在的收购。何氏眼科、华厦眼科以及普瑞眼科则分别计划将所募资金投入各地的自建眼科医院,实现从区域走向全国的目标。爱尔眼科今年的募资同样是未来各地眼科医院的迁址扩建和新建眼科医院项目。

我国是世界上盲和视觉损伤患者数量最多的国家,眼科行业的发展必然还有很大的空间,不过,在当前各家机构纷纷投入“重资产”进行跨区域复制扩张的路径上,谁能做到稳定增长,不啻于是眼科医院发展方向上的一道难题。

2、眼科江湖的“黑天鹅”

当然,从募资方向同样可以看出,这几家拟上市或已经上市的公司各有侧重点。

朝聚眼科此次扩展重心在内蒙、华北地区和江浙地区,因为内蒙地区的医保政策和政府支持具有优势,江苏浙江有业务基础,管理者熟悉当地环境。在和投资者交流时其表示东三省和福建暂不考虑。

这恰恰是其他两家眼科机构的主场所在。何氏眼科深耕东三省市场,福建省则是华厦眼科最强势区域。而在招股书的募资用途中,何氏眼科瞄准了北京和重庆眼科市场,普瑞眼科盯上了长春和哈尔滨,华厦眼科则是选择了天津新建眼科医院项目。

即使品牌知名度如爱尔眼科,强势地区更多是集中在华中地区,在江苏浙江等地发展同样一般。

为什么眼科机构在跨区域复制过程中总会出现一些水土不服,这个问题至今也无法用统一的答案回复,只不过,在过去十多年的发展过程中,眼科医院在全国基本形成了区域集中的发展形态,各家机构割据一方之外,同样存在区域发展不均衡的问题。

从招股书公布的营收数据来看,即使是在疫情发生之前,何氏眼科、普瑞眼科、华厦眼科都存在数量不等的医院存在亏损情况。

对投资机构来说,眼科医疗事故可能是最大的“黑天鹅”事件。朝聚眼科、何氏眼科、普瑞眼科、华厦眼科的上市材料中,都可见不低于40起医疗纠纷事件,至今仍有尚未解决的案例。在这方面,爱尔眼科或许同样可以作为前车之鉴,从当初的“封刀门”到近期的“艾爱纷争”,挑起全民关注的眼科医疗事件可能偶发,但对机构的影响却是持久的。

行业发展久了,“黑天鹅”总会来的。登陆资本市场后,各家眼科机构如何在资本逐利和自身增长上做平衡,是考验和区分大家管理水平的一段路程。

公开数据显示,目前眼科服务行业渗透率不到3%,医疗行业的“慢”在这一行业的发展上同样展露无疑,但民营医疗服务机构在这一市场已经展现出足够的生命力。

来源:投中网

the end
免责声明:本文不代表本站的观点和立场,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精选推荐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