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案说法| 主播“任性”跳槽,遭经纪公司索赔500万元......

社会百科
7阅读

近年来,网络直播行业快速发展,平台之间竞争激烈,知名主播违约跳槽现象频发。日前,舟山中院在一起巨额违约金执行案件中促成了双方当事人的和解。

他坐拥34万粉丝,曾月入10万余元

“90后”舟山小伙小鹏爱玩手游《王者荣耀》,最擅长操作游戏里的射手角色“百里守约”。

2018年,小鹏靠“贴脸甩狙”和“视野外盲狙”的招牌操作,在直播平台当起游戏主播,凭借幽默的解说和高超的游戏技巧,收获了一众粉丝。

同年6月,深圳某直播经纪公司看中小鹏的发展潜力,与他签订了为期2年的《经纪代理服务合同》。

合同约定,公司为小鹏提供事业规划、形象设计、包装推广、线下活动、商务合作等一系列服务,同时独家享有小鹏的全部演艺事业的经纪权,并与小鹏按照1:3的比例分配直播礼物收入和直播平台底薪。

该经纪公司在虎牙直播平台设立了“公会”,小鹏以公会新人主播的身份进行直播,并打出了“国服第一百里守约”的名号。

在经纪公司的帮衬下,小鹏的直播工作风生水起,直播订阅用户涨至34万,月收入最高时达到10万余元。

任性跳槽,遭到巨额索赔

然而,在经纪公司所在公会直播一年半后,小鹏渐渐觉得公司没有很好履行经纪合同,埋没了他。

理由是,经纪公司签下他后,只向他提供了十几次的公会推荐位和视频制作服务,而未提供直播平台热门推荐及首页横幅等重要的广告资源。

与此同时,虎牙直播平台上另一家经纪公司向小鹏抛来绣球。权衡之后,在合同期仍剩5个月的情况下,未经原经纪公司同意,小鹏选择跳槽至新公司所属公会。

小鹏的“任性”跳槽,惹恼了原经纪公司。该公司随即委托律师事务所,向小鹏出具《律师函》,要求他立即停止在新公会直播的违约行为。经纪公司又于2020年2月向广州仲裁委员会申请仲裁,要求小鹏继续履行合同,并支付违约金500万元。

法院促成双方达成和解

去年10月,广州仲裁委员会裁决小鹏应向深圳某直播经纪公司支付违约金450万元。次月,因小鹏无力支付巨额违约金,经纪公司向舟山中院申请执行。

市中院承办法官上门找到小鹏时,他正在家里直播。小鹏说,他名下没有财产,之前存下来的钱也因为投资失败还了朋友的债。现在他在直播平台没有加入任何公会,靠每月1万多元的直播礼物收入作为生活费。他愿意积极配合法院,将每月收入给申请执行人。

承办法官与深圳某直播经纪公司沟通交流后,该公司考虑到小鹏作为知名主播在粉丝群仍有一定影响力,表示愿意与小鹏达成和解。

近日,经法院调解,双方达成和解协议,约定将原先450万元执行标的减少至45万元。不过,小鹏今年须归还经纪公司首笔款项12万元,并与经纪公司签订5年直播合同,且每月须保底归还5000元。

(本文主人公为化名)

法官说法:双方都应遵守契约精神

主播是经纪公司(公会)的核心资源,其带来的用户数量和流量则是核心竞争力。为了防止主播走红后擅自跳槽导致用户流失,多数经纪代理合同约定了高昂的违约金。

作为近年来的新兴产品,涉及直播领域具体的法律法规较少,一些主播又比较年轻,缺乏合同意识,任性违约而面临赔偿高额违约金的法律风险。在此提醒从事网络直播的主播们,在签订合同时应特别注意相关的重点权利义务条款,在合同签订后则应严格依照合同履行。

来源:舟山中院

the end
免责声明:本文不代表本站的观点和立场,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精选推荐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