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国新一轮“弃煤”招标引争议

国际热点
17阅读

【能源人都在看,点击右上角加'关注'】

近日,德国能源监管机构BNA开启第四轮硬煤发电“退役”竞标,计划退出产能433兆瓦,中标的煤电厂预计将获得来自德国政府的补偿,但厂方需要在2023年前关停煤电设施。

前两轮招标获得“超额认购”

2019年7月,德国能源部首度公布了一系列煤电“退役”招投标计划,鼓励硬煤发电运营商积极参与,宣布德国将在2020年至2027年期间,为提前关停煤电设施的电力运营商提供相应赔偿。截至目前,德国已完成三轮硬煤发电产能退出竞标,总计有超过8吉瓦的煤电设施获得了补偿。

据BNA透露,2020年底,德国能源部举行的第一轮煤电退出竞标中,总计收到了11个煤电厂的投标、总产能达4800兆瓦,占德国硬煤发电总产能的20%左右,超出了德国政府的预期。最终,每兆瓦发电量最高获得了16.5万欧元的补偿。今年4月举行的第二轮竞标情况类似,总计有1.5吉瓦煤电设施最终中标。

德国能源部长Peter Altmaier称此前两轮“超额认购”的现象是“鼓舞人心”的信号。

BNA称,德国最新一轮硬煤发电退出招标将涉及433兆瓦产能,最晚将在2022年1月公布开标结果,中标的煤电设施每兆瓦最高将获得11.6万欧元补偿。

关停新的、留下旧的惹争议

尽管德国硬煤发电运营商对竞标退出机制反应积极,但目前的中标结果却引发了一定争议。在已经完成的三次投标中,多座2010年后建成的煤电设施“打败”了建于1980年以前的老旧设施中标。这意味着,相对较为环保、排放量较低的“新”煤电设施将在短期内关停,但排放量更高的一批老旧煤电设施却能够得以保存。

分析认为,这一结果主要是德国能源部制定的竞标规则所致。按照规则,最终德国政府与煤电运营商双方商定的赔偿价格与该煤电设施运营商提出的要求以及二氧化碳排放量相关,二氧化碳排放相对较低的煤电厂投标通常能够获得更高的补偿。与此同时,由于德国政府已明确表示,将在2020年至2027年期间,逐步降低补偿额度,2027年后,德国将不再为淘汰的煤电设施提供任何补偿。在此情况下,投入相对更高的现代化煤电设施为拿到补偿,不得不在最早时间内开始竞标。

据了解,在第三轮煤电退出招标中,最终中标的煤电设施平均每兆瓦获得的补偿约为10.2欧元左右,已大幅低于首轮招标,而这轮参与投标的的煤电运营商数量较此前也有所下降,获得中标的煤电总产能较德国政府计划的退出产能低14%左右,这也是首次出现了认购不足的现象。

经济咨询公司Frontier Economics对此评论称,“尴尬的”规则导致了“矛盾的”结果,德国应逐步修改竞标规则,以在未来的竞标中获得更加合理且有利于环保的结果。

高额补偿被指“浪费纳税人钱”

据了解,虽然目前全球有许多国家都陆续出台了“退煤”时间表,但仅有德国、荷兰等少数几个国家配套出台了为煤电运营商提前关停而提供补偿的相关政策。不过,对于为煤电运营商提供高昂补偿费用的举措,德国各方也仍有争议。

德国绿党领导人Oliver Krischer指出,现在德国积极推动煤电退出的政策方向是值得欢迎的,然而,德国对于退出煤电的补偿金额“本可以更低”。Oliver Krischer表示:“目前,德国电力市场本身对于煤电的需求就已经很低,煤电资产本就是可以抛售的资产,但因为这些煤电厂获得了高额补偿,现在反而让其成为了积极的投资。”

可再生能源开发商LichtBlick也表示:“煤电设施争相退役对气候来说虽是好事,但对于纳税人来说却是坏事。”

今年3月,欧盟甚至派出了调查组就德国煤炭退出补偿这一事件进行调查,试图查清德国是否借此机会为该国电力企业提供大量资金支持。

值得注意的是,尽管德国鼓励煤电运营商提前关停,但2020年德国仍在批准新的煤电项目上马。德国多家环保机构负责人表示,虽然德国政府出台了可再生能源发电目标,但2020年5月,德国还允许新建的Datteln 4煤电厂正式投入运营,该煤电厂全生命周期碳排放量或达1000万吨,这一操作很可能削弱德国的退煤力度。

而对于“挺煤”方来说,德国目前的退煤进程却显得“过快”。德国煤炭进口商组织VDKi表示,今年上半年,德国硬煤发电量同比增长了1/3左右,在天然气电以及可再生能源发电供给不足的情况下,快速淘汰硬煤发电可能将不利于维护德国能源安全。据了解,截至目前,德国电力供给中仍有约25%来自于煤电。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转载自国际能源参考,所发内容不代表本平台立场。

来源:全国能源信息平台

the end
免责声明:本文不代表本站的观点和立场,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精选推荐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