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案传真】互联网并非法外之地,朋友圈不能随心所欲

社会百科
11阅读

网络的发达、自媒体的兴起,似乎在现实中无法表达、不方便表达的,都可以通过微博、抖音、朋友圈等途径畅所欲言,晒出来、秀出来。但是,真的可以随心所欲吗?

# 网络发布不实信息# 案件速递

管某与杨某本系远房亲属关系,两人常在一起打工。2019年,管某想找一个保姆给家中老人煮饭,杨某知道后,便让妻子陈某去管某家煮饭,前后工作了一个半月,但工钱一直未付。

2021年7月1日,管某却以侵犯名誉权将陈某告上建水法院。原来,原告管某认为杨某2017年时欠自家1600元钱但一直未归还,陈某到家里当保姆煮饭说好每月工钱1000元,一个半月刚好1500元,还不足以抵扣杨某的欠款,所以不存在欠付工钱。但是,2021年6月份被告陈某突然向原告索要工钱,不仅言语过激,而且还在微信朋友圈发布配有原告通讯录(包含名称、电话号码)截图的信息,抵毁原告欠钱不还、诅咒原告被车撞死等。

原告认为被告编造不实信息予以发布,造成原告名誉受损,故起诉要求被告立即删除朋友圈用以诋毁原告的信息,并在朋友圈以持续一个月即时发布一条新信息澄清的方式向原告赔礼道歉,同时赔偿损失费10000元。

被告陈某应诉并当庭答辩称,自己的丈夫杨某与原告家没有任何经济往来,不存在欠款事实,原告管某也从未告知过被告要将工钱作其他抵扣。被告认为,原告管某多年一直无故不付工钱,向其索要时又态度恶劣,一气之下才在朋友圈把原告赖账的行为晒出来,但是万万没想到会为此吃上官司。被告陈某表示自己可以删除朋友圈信息,但前提是原告要先支付工钱,并且工钱说好是每月1200元并非1000元,一个半月应付1800元,另外也不同意赔偿原告任何损失。

综合原被告的诉、辩观点,建水法院承办法官认为,原被告本身具有亲属关系,被告在朋友圈发布带有抵毁、攻击的文字,并配图原告通讯录截图,足以使认识或可能认识原告的亲戚、朋友对原告产生负面的看法,一定范围内会对原告的名誉造成贬损。经过承办法官的当庭释理明法,向原、被告析清各自过错、利弊后,被告认识到:虽然原告未付给自己工钱是事实,但并不能成为发布信息攻击原告的合法理由,自己在朋友圈图文并茂的曝光行为在法律上已构成了对原告名誉权的侵害;原告也认识到:自己主张的欠款因为杨某否认,而自己又拿不出欠款的依据,加之自己未向被告陈某告知要用工钱抵扣欠款,使被告误认自己是赖账不给而晒出朋友圈,自己存在一定的问题。

经过承办法官一番直切要害的思想工作后,原被告达成一致调解意见:被告当庭主动删除发布在朋友圈带有抵毁、攻击性质的图文,并且以持续一个月即时发布一条新信息予以澄清的方式向原告赔礼道歉,原告自愿放弃要求赔偿损失费的诉讼请求。另外,双方同意对自己主张的欠款、工钱以后均不再要求支付。最终,该案得到圆满调解,案结事了。

在这里,承办法官想告诉大家:网络开放和自由必须以遵守法律法规为前提。网络不是“法外之地”,朋友圈也不能随心所欲。网言网语,一言一行均不得逾越法律的底线;如在网络虚拟空间做出违背道德、触犯法律的行为,终将承担相应的法律责任。

来源:云南政法

the end
免责声明:本文不代表本站的观点和立场,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精选推荐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