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湖南2名高中生9天屠7人,他们的家庭教育,远比想象的糟糕

社会百科
5阅读

2013年6月20日,两对父母哭天喊地,伤心欲绝,因为在这一天,彼此的独生子被判刑了,一个被判处死刑,一个被判处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

两家人的孩子,一个名叫刘启智,一个名叫付振立,在2012年,他们仅用9天时间,连跨三省屠杀了7人,作案过程中对生命的漠视、手段的残忍让人发指。

两家父母都不敢相信这是自己家孩子做的事,他们都还是高中生,怎么会去做违法的事?

刘启智、付振立,都是90后,湖南武冈市人。两人家里都不是很有钱,不过父母十分宠爱他们,从小到大无论要什么都会尽力满足他们。为了让他们读好书,两家父母都舍得花一万块钱学费,送他们到一所比较好的中学。

但是,两个孩子上学都不是很认真,初二时就迷上了玩游戏,两人还经常通宵玩游戏。

别看刘启智个子弱小,在外面被别人欺负从来不敢反抗,在游戏中他却扮演着狠角色,完败无数人。到了高二,无心学习的他便退学了,和表哥一起去深圳打工。

刘家父母很担心孩子的前途,希望他能好好读书,于是两个月后把他叫了回来,转到其他学校继续读。

也许是游戏的吸引力太大了,转学后的刘启智还是经常在晚上翻墙出去上网,通宵到第二天早上才回学校。他的父母也拿他没办法,说多了都是泪,有时气得不行了,就是拿棍子打。

刘启智已经是高中生了,这样被父母打,他越是不听话,依然是我行我素。

而比刘启智年龄小一点的付振立,也没让父母安心,因为从小特别喜欢看武打片,浸染了一些匪气,不好好读书,平时在学校里还经常打架,但他私底下却和刘启智很好。

2012年7月,正是放暑假的时候,付振立下深圳找父亲,准备打暑假工。而刘启智则在老师的安排下却要在学校补课,他不想补课,经常逃课上网,回来之后又被老师骂,于是决定不读书了。

2012年7月中下旬的一天晚上,刘启智偷偷拿了父亲的800块钱,离开了家。手里有钱了,他就去网吧玩游戏,连吃带住都在网吧。

刘家父母一开始也去网吧找过儿子,但没有找到,以为儿子去外地打工了,就没有继续去找。他们也没有想到,儿子这次出走,便走上了不归路。

刘启智在网吧玩了二十多天,早就花完了800块,往后许多天都是偷偷吃别人剩下的盒饭,偷偷用别人的电脑上网,挨到了八月中上旬。

一天,他和好友付振立在网上聊天时,互诉衷肠,希望改变手头紧张的现状,两人一拍即合,合谋做点大事,一夜暴富。

于是,付振立从广东深圳马上坐车回来。他的父亲不知道他回去干嘛,觉得反正是回家,就没有多问。

其实,两家父母都不知道这两个孩子的一举一动,等到他们再次见面时,已经是9月初了。

2012年8月20日,付振立从广东赶回湖南武冈,与刘启智见面后,两人决定先抢点钱,然后去外地闯荡。

次日,两人找到了武冈市湾头桥镇朝阳村张远红夫妇家。60岁的张远红是一名木工,妻子刘雪梅在家种地和操持家务,对突如其来的刘启智、付振立,没有一点防备,待到感到不妙时,为时已晚。

两人将他们杀害后,抢走现金1000多元,一部手机、三条白沙牌香烟,还骑着张远红的豪爵牌摩托车逃离现场,于22日就乘坐客车前往广东东莞。

23日凌晨,他们入住东莞市万江区曲海社区曲海大道一出租屋。

刚抢来的1000块钱,才两三天就被他们花得所剩无几。到25日,他们又合计抢劫出租屋老板。刘启智以出租屋热水器坏了为由,将女房东骗到房间并绑架,逼其说出银行卡密码后,和付振立一起将女房东屠杀。

之后,他们以同样的方法把男房东诱骗进房间并屠杀,抢到了3000多块钱。

有了这笔钱,在2012年8月27日,刘启智和付振立乘坐客车去云南省昆明市,计划在那里闯出名堂。

29日,他们到达云南富源县大河镇,并步行寻找抢劫目标。下午一点左右,他们到达大河镇长坪村委会长坪村,走进了唐云芬家,并将她杀害,抢到几本存折后迅速逃离现场。

当晚,他们入住富源县营上镇东红旅社。

东红旅社是一家私人旅馆,是当地人刘小凤一家人开的,旅馆在刘小凤自建的三层小楼,一楼是门面房,二楼是刘小凤和儿子儿媳吴桂英住的地方,三楼则被改造成旅馆,有8间客房。

吴桂英带着一个2岁的女孩,又怀了5个月的身孕,所以不方便干活,平时由她打理小旅馆,没想到在30日早上9点左右遭遇了不测。

当天早上,刘启智和付振立假装离开旅馆,返回后以回房间找东西为由,将吴桂英骗到房间,并用持水果刀控制住对方,抢到200元钱后,将她及其腹中胎儿杀害。看到一旁两岁的女孩在哭,他们生怕惊动了别人,又用被子捂堵住女孩的口鼻,致其机械性窒息死亡。

他们在吴桂英家中翻找到1000元钱、一部白色萨际通手机、一块玉佩等物品后便逃离现场。

就这样,他们9天时间连杀7人,算上腹中婴儿,应该是8人。他们是从电影里学会找抵抗能力差的人下手,并学会逃避警方的追捕,不用手机和家里人联系等等。所以他们一路下来都很顺利得手。在逃亡路上,付振立还在网上,向朋友炫耀:“短时间内杀了几个人,那么多警察竟然抓不到我,老天助我也,看来我还要继续作案杀人。”

他们原来想从云南去越南,帮忙贩毒赚大钱。但是在从吴桂英家慌忙下来时,刚好与刘小凤擦肩而过,害怕被警察盯上,于是他们放弃了之前的想法,两人分开逃出云南。

事实上,他们已经开始被警察盯上了。

就在他们逃离云南的当天,湖南省武冈市公安局接群众报案,弯头桥镇朝阳村的一对夫妇死在了家中,民警立即赶到案发现场。

在卧室的床下,民警发现了两具高度腐烂的尸体,房间里弥漫着刺鼻的气味,死者正是张远红、刘雪梅夫妇。

警方从尸体身上多处致命刀口的形状看,是两种刀具,凶手可能是两个人,推断死亡时间大概在9天前。

与此同时,他们从云南省富源县的营上镇旅馆逃离现场后,刘小凤就觉得不妙了,上了三楼,打开了301的门,结果看到怀有身孕的儿媳妇已经倒在血泊当中,两岁的孙女佳佳不见踪影。刘小凤感到事态严重,立即拨打了报警电话。

警方立即赶到案发现场,经过一番查探,在另一张床上白色棉被的下面,发现了一名女童的尸体,正是2岁的女孩佳佳。

警方调查了附近的监控录像后,发现两个20岁左右的人拿着旅行包慌慌张张跑进了一个网吧里。大约7分钟后,两人行色匆匆地从卫生间里出来,但是奇怪的是,旅行包不见了,换成了两个小袋子。

经过刘小凤辨认,这两个人正是从旅馆跑出的那两个嫌疑人。

之后,警方在网吧卫生间里提取了旅行包上血迹,经比对与吴桂英DNA一致,掉在卫生间里的鞋底花纹也与现场所留足迹一致。

案件真相逐渐浮出水面。

警方经过仔细检查,发现在旅行包的夹层中有一个电话本,上面有一个电话号码。通过进一步查询,警方发现这个号码的主人叫付振立,17岁,湖南邵阳武冈人,就是其中的一个嫌疑人!

警方立刻围绕付振立展开调查,终于在曲靖火车站发现他在2012年8月30日下午实名买了一张去深圳的火车票。

2012年9月6日,当警方把付振立抓捕之后,付振立很快承认他在云南杀了人,并交代了他的同伙叫刘启智,并供出其藏身之处。随后,警方立即采取行动,把刘启智抓捕归案。

两个人供认了9天跨三省屠杀7人的犯罪事实。

2013年6月20日,曲靖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判决认为,刘启智与付振立共谋犯罪,共同杀害被害人,均起主要作用;且两人抢劫作案4次,在抢劫中致7人死亡,其行为手段恶劣、残忍,已构成抢劫罪、故意杀人罪。

最终,刘启智被依法判处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付振立因未满18周岁,依法从轻或减轻处罚,故判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没收个人全部财产。同时判定刘启智、付振立的法定代理人连带赔偿被害人家属经济损失共25万元。

2015年2月13日,刘启智正式执行死刑。可笑的是,在被枪决前,他还提出一个请求,说自己不想死,希望能尽力弥补受害者家属,甚至愿意捐献自己的器官,以换取自己的性命。

两个人不过是十七八岁的孩子,就这样毁了自己的人生。他们对生命漠视、杀人手段残忍令人发指,连2岁女孩也不放过。无论被害人配不配合,都被他们灭口。为了所谓的“一夜暴富”,他们把4个家庭都变得支离破碎,也留给自己父母无尽的伤痛。

而造成这样的结局,无疑是因家庭教育的缺失,父母小时候对他们一味地迁就,长大了又没能进行正确的引导、帮助他们树立正确的人生观,最终导致他们在重要的人生关口走偏了道,侵染了恶习,走上不归路。

来源:米酱读书

the end
免责声明:本文不代表本站的观点和立场,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精选推荐

随机推荐